瓜瓜瓜瓜瓜子.

【神巧】活动小丑

*新手
*巨ooc+私设
*灵感来自歌曲 活动小丑

“阿神怎麼還沒來啊,都快十二點了。”青年坐在這偌大的廣場上的長型木板凳,一邊搓著手,呼出白氣,令冰冷的手沒那麼僵硬;一邊看著廣場上成雙成對的情侶、溫馨的家庭圍繞著中間的巨大聖誕樹,眼神黯淡了一下。

本來他們是約好在晚上10點在廣場一起過平安夜的,可是阿神還沒來,巧克力跟他薄薄的棕色大衣已經等了快兩個小時了。巧克力扯了扯白色的圍巾,然後低下了頭,繼續在板凳上等著那個似乎已經不會來的人。 “啊啊,真是失策了,不應該穿的那麼薄的,明明前幾天還是蠻暖和的。”

“媽媽!快看!下雪了!”幼嫩的聲音傳到廣場上,孩童清脆歡快的聲音傳到了巧克力的耳邊。他茫然抬起頭,看見了被夜幕映襯著而飄落的一片片雪花,心裡不禁感到惆悵。雪花落在大衣上,因他的體溫而融化,打濕了他的肩膀。

“沒關係,他一定會來的。”巧克力低喃著,說著自我安慰的話語。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滑出跟阿神的對話,最後一句是自己在10點多發給他的。巧克力的目光停留在最後那一句的“晚點見。”而思緒早已飛到天邊。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自己的戀愛,自己也搞不懂了。
這段戀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自己早就忘了。只記得,當初,是我先告白的,就在那小小的工作室裡。

之後的兩人,一直膩在一起,吃飯啊,約會啊,甚至還同居了。然而變化來的太快,令人感到措手不及。阿神的竹馬從遙遠的意大利回來了,父母希望阿神能夠照應一下,便讓他跟阿神住在一起。阿神便與巧克力道別,回去自己的家中。起初分開的幾天,兩個人也是每天在視訊電話,不減當初的情感。後來慢慢的、漸漸的,感情就淡了下來,可能兩個星期,才會有一個短信上的交流。就算是再大的一杯水,終究還是一杯水,抵不過歲月,蒸發在空氣中。

這次因為公幹,巧克力來到了阿神所居住的這座城市。雖然已經來過多次,但能見到阿神的機會,卻越來越少了。這一次,就當做最後一次,把人約出來,為這段變質的關係,畫上一個句號吧。

“噹!噹!”樹立在市中心的大鐘敲響了凌晨的鐘聲,象徵著新的一天來到。十二下平均的鐘聲,對巧克力下了最殘酷的判決。

“啊~”巧克力拍了拍殘留在身上的雪,然後站了起來,“這就是你的答复啊。”嘴角扯起一個笑,抬頭望著那深縐的夜空,眼淚毫無徵兆的就流了下來。

“還是回去吧。”這句話與回憶,化作一縷白煙,在這寒冷的白色聖誕夜,一同消散。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