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瓜瓜瓜瓜子.

【神巧】跟我走吧

*巨ooc
*大量私設
*這是一篇合寫文 @魚子醬 
(前7歲神x17歲巧,後17歲神x27歲巧)

那年夏天,很热,特別熱。
不知道是否因为拥挤的人群所呼出的二氧化碳使得周遭的空气变得燥热,还是因为太陽毒辣的紫外線直直地照射下來的關係。
軟糯的小臉已經被熱出不自然的紅,眉頭一直緊皺著,在這張略有英氣的小臉露出一點不符合年紀的成熟,以及滿滿的不快和煩躁。
「我說啊,你們怎麼又把我帶到這裡來啊,就算三歲的我整天都流連在這,也不用整個假期都把我留在這吧。」
後面的兩位黑衣人早已滿頭大汗了,被這位小少爺再刺激一下,簡直就是汗如雨下了。
「那、那是因為夫人......」其中一位的黑衣人正想開口回答,卻遭到那位小少爺的打斷。
「算了,肯定是我母親的主意吧,說什麼享受假期,其實是想和父親去度假吧。」
他們逆著人流,艱辛的從茫茫人海中走到一個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
他在那個廣場中央,看到了一隻特別可愛的熊,他正拿著氣球,分給圍繞在他身邊的小朋友。
他記得那是這個遊樂園的初版吉祥物,那是他最喜歡的角色,家裡有半數以上的櫃子都是拿來收藏不同款式的「他」。雖然現在基本上都不會再有他的新商品,但是他還是鍾情於這隻可愛的布偶熊。
在他發呆的期間,「熊先生」已經走到他面前,把手中最後一個氣球,放在他的手心。
「來,給你的。」
巨大的布偶熊里傳出的並不是想象中的溫柔女聲,而是一把略帶青澀的少年嗓音。雖然不曾期待過,他卻被這把聲音給深深吸引住了,帶給了他莫大的驚喜。
【來,給你的。就算氣球飛走了,也不可以那麼危險,爬上樹的喔。】
還是和那時一樣,溫柔得不可思議。他就像夏天的微風,吹走了周遭的炎熱,吹走了內心的煩躁和不耐煩。
稍稍調整呼吸,用手拍擦了一下頭上的汗,他便露出大大的笑容,伸手接著氣球,對遊樂園的初代吉祥物說:「謝謝你,熊先生。」
「熊先生」蹲了下來,用毛茸茸的手掌輕輕地揉了揉他漂亮的金髮,道:「不客氣,快去玩吧!」
聲音中帶著滿滿的寵溺,男孩的眼睛再也移不開了。
「吶,哥哥,跟我走吧。」
「啊?」
------------------------------------
「跟我走吧。」
熟悉的話語,但卻出現不同的場景。
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在當年的遊樂園了。
「熊先生」也已把偽裝卸下,展現出他的真面目。
扎成低馬尾的褐發,同色的眼睛注視著眼前的人。
聲音的主人也不是那時侯的小豆丁了。
那頭金髮沒有改變,但他已從可愛的小男孩長成健壯的少年。
看著「熊先生」毫無回應,金髮少年有點著急地捏了捏他們牽著的雙手。
感受到手上的力度,他張開了嘴:「阿神...我」
聽著他遲疑的語氣,阿神著急地皺起眉頭:「巧克力...」阿神放開了牽著的手後捧起他的臉,就微微低著頭把額貼到巧克力的額頭上:「我不想要再等個十年了…你什麼時候才能答應我?跟我走吧...」
無奈的笑了笑,巧克力伸手揉了下他柔軟的頭髮:「你還年輕,才十七歲。再來個十年對你來說不算什麼。」
把阿神捧著自己的臉的手拿了下來,手依然牽著,繼續說道:「而且...在接下來的這十年里你一定會認識到很好的人...甚至比我更好。你一直都很優秀,也還會繼續成長。你將會成為人群中的亮點。」
巧克力松開了手再推開緊貼著他的阿神:「而我呢?過不了多久就是一個大叔了。」
阿神聽出了巧克力話中拒絕的意味,並沒有再說什麼。
他的雙臂有些無力的垂在了他的兩旁,頭微微側著,感覺並不想要直視巧克力。
看到他如此的反應,巧克力嘆了口氣:「但是啊...」
巧克力向前走了一步,把手臂隨意地搭在了阿神的肩上,手腕處交叉,掌心朝下。拉近了他與阿神之間的距離:「大叔我...可等不及下個十年。」
阿神微微睜大眼睛。
巧克力湊了上去,輕啄了一下他的嘴唇:「一旦帶走了,大叔我可是很難纏的,而且也很麻煩的哦。你怎麼看?嗯?」
眼睛像慵懶的貓咪般眯起,彎起嘴角調皮地笑了:「怎麼樣?即使如此你還願意帶我走嗎?」
他露出了和十年前如出一轍的笑容,就像當年拿到汽球時一樣。
阿神把手搭到巧克力的腰上,回答道:「我恨不得你纏著我一輩子呢。」
Fin.

评论

热度(11)